预约免费试听
您的姓名:
手机号码:
性  别:
预约中心:

近期热报课程

  • 2018年
    02月26日

    560KS
    全日制班

  • 剩余名额

    2

  • 2018年
    02月26日

    320KS
    全日制班

  • 剩余名额

    2

  • 2018年
    02月25日

    160KS
    周日班

  • 剩余名额

    2

  • 2018年
    02月25日

    240KS
    周日班

  • 剩余名额

    2

  • 2018年
    02月26日

    320KS
    一三晚班

  • 剩余名额

    2

  • 2018年
    02月26日

    560KS
    全日制班

  • 剩余名额

    2

  • 2018年
    02月26日

    160KS
    全日制班

  • 剩余名额

    2

  • 2018年
    02月26日

    320KS
    周末+晚班

  • 剩余名额

    0

  • 2018年
    02月26日

    160KS
    周末+晚班

  • 剩余名额

    0

  • 2018年
    02月26日

    160KS
    全日制班

  • 剩余名额

    1

2017德国或难续“黄金十年”!
来源:品德德语 发布日期:2017-01-16 17:29 点击:801次

   摘要:作为欧洲经济的发动机,德国去年的经济增速为五年来最快,但2017年及以后则不大可能超越这样的表现。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一点资讯、今日头条、百度搜索:品德德语
    如果德国政府不能听从增加投资和推行结构性改革的呼声,为经济扩张迈入新阶段打下基础,那么德国经济繁荣成长的“黄金十年”就可能难以为继。这篇文章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作为欧洲经济的发动机,德国去年的经济增速为五年来最快,但2017年及以后则不大可能超越这样的表现。
  随着薪资增长放缓和通胀增强逐渐削弱消费者的支出能力,消费引领的经济增长看来已经到达顶点。
  同时,由于存在诸多政治不确定性,经济成长的长期中流砥柱--出口也有可能趋弱。这些政治不确定性包括英国脱欧以及美国在特朗普治下可能采取保护主义的贸易政策。
  周四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德国经济成长1.9%,得益于民间消费激增、难民事务方面的政府支出增加以及建设投资上升。
  但路透调查中分析师预期,2017和2018年经济增长料分别放缓至1.4%和1.5%,今年通胀率料回升至1.6%。
  “德国民间和公共支出的增长将有所减弱,”德国智库Ifo经济学家Timo Wollmershaeuser表示,提及油价上涨以及难民到达数量减少。
  上周的一项研究报告也显示,签订集体协议的德国工人2016年实质薪资涨幅明显低于前两年。
  荷兰安智银行(ING)的Carsten Brzeski表示,德国实际工资水平不会继续上升,利率也不会进一步下调。
  “缺乏额外刺激措施意味着经济增长应会放缓。不仅2017年如此,之后也会如此,”Brzeski还称,家庭和国家开支会继续推动经济增长,只是速度有些偏缓。
  一个时代的结束
  德国已经享受到了一个经济超级周期(super-cycle),该周期始于梅克尔前任施罗德的经济改革,而欧洲央行的超宽松货币政策、欧元疲软以及油价下跌由使得这一循环拉长。
  在施罗德的领导下,德国下调个人所得税、削减企业医保缴费等非薪资劳动力成本、并使企业招聘解聘员工更加方便。
  然而经济学家和德国高管表示有必要开展新一轮调整,例如改善德国基础设施、为养老系统提供支持、适应数字化挑战。
  商界领袖称,如果德国政府不能进行以上改革,那么德国的“黄金时代”增长以及繁荣有可能将走向没落。
  虽然近年来由于税收收入较多并且借款成本处于纪录低位,德国政府增加投资的力度超过了欧元区平均水平,但在政治不确定性增加的情况下,民间投资显得比较克制。
  “(经济)上行缺乏的是产业的贡献,”Ifo的Wollmershaeuser还称,企业在设备和机械方面投资不足。
  “海外方面也没有动力将这种上行转变为一场繁荣,”他还表示。
  长期问题
  德国也存在一些结构性问题,可能导致出口带动经济成长的力道无法再像以往一样强劲。
  Kraemer称,“德国政府对于前总理施罗德的劳动市场改革有所退缩,这正削弱德国经济的竞争力。”
  联邦统计局指出,德国2016年薪资增幅远胜于生产力成长,意味着单位劳动成本连续第四年增加。
  科隆经济研究院(Cologne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警告称,这样的趋势正损及德国企业的出口表现,市占流失的风险升高。
  全球从传统的制造转向服务业的发展,也是一大问题,服务业一直不是德国的强项。
  “再加上各地普遍转向保护主义的倾向,很难见到德国出口轻易回到昔日的力道,”ING的Brzeski说道。
  为了奠定进一步增长的基础,政府经济顾问小组等专家一再呼吁政府透过新的改革措施鼓励民间投资。
  不过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Wolfgang Schaeuble)周四表示,将利用去年联邦预算盈余的62亿欧元来清偿旧债,而不会拿来扩大投资。
  “长期而言,这些问题将会逆袭,并导致德国成长下滑,”德国商业银行的Kraemer称。(德语学习

本文来源  德语学习  转载请注明 www.pddeu.com

相关链接


×关闭
德语学习-关闭